《素问——高小华 何多苓 庞茂琨 王子奇素描展》新闻报道

“大哥们”的素描

2012-06-02 08:13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谢礼恒

明日下午三点,一次在业界颇为重要的素描艺术展将在成都东区音乐公园的成都艺术超市英盟艺术沙龙开幕。名为“素问——高小华、何多苓、庞茂琨、王子奇四人素描展”的高端艺术展将展出四位画家30余幅素描作品。策展人、英盟文化的艺术指导唐红萍昨天表示:掌握素描艺术的艺术家就像掌握了心灵的“源代码”,出神入化,你不能不被打动。而这次推出的众多优秀素描作品,堪称几位画家的心血之作,“在这些原真而充满诚意的作品面前,观者很难不被感动。”

本次展出将持续一个月,无疑将成为今年成都艺术超市一次极为重要、水准极高的专业艺术展。

策展人唐红萍提到,本次展览中的“素问”二字取自《黄帝内经》,“素”除了可以作“白色”、“原色”、“丝织品”解释之外,还有“本元”“根本”的意思。“我们这个素描展取名为”素问”,也是想借展览提出几个关于素描的基本问题。比如绘画的根本是什么、如何区分习作性素描和创作性素描、素描作品的审美价值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区分习作性素描和创作性素描这一关键问题中,唐红萍特别强调,长期以来,素描在公众心目中地位不高,主要是因为大家长期接触到的是习作性素描。习作性素描是把素描作为一种培养绘画能力的训练工具,而创作性素描是画家以素描的方式与世界的灵性对话,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灵觉以及精神境界。是纯粹的艺术作品。“这次展览所呈现的就是这样的作品。我希望通过这次展览,来探讨一些绘画艺术的基本问题,给艺术粉丝和有志于从事艺术创作的学生提供一些参考。”

本次展览特意请到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著名艺评家鲁虹担任学术支持。在他看来,本次素描展的几位参展画家,都是“大哥”级的人物,像何多苓、高小华、庞茂琨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是声名显赫的重量级人物,他们的代表作《春风已经苏醒》《为什么》《苹果熟了》都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中的经典之作,因此他们也堪称为画坛上的“大哥们”。而且,他们的素描水平在中国当代艺术界也是名列前茅的。“相对年轻的画家王子奇,同样是非常优秀的60后画家。多年来,他经常有优秀作品在国内外大展上参展并获奖,其代表作为《辛丑条约》。”鲁虹昨天提到,与很多80后画家习惯借用现成图像(图片、影像、网络)进行美术创作不同,参展的四位画家在创作时,常常要用素描的方式收集素材,然后再转换到画布上。

鲁虹昨天在概述本次素描展的学术意义和功能时说:一些80后画家已经放弃了写生与画素描。于是,对自然的感受能力与造型能力都在逐步退化,很难再有大的发展。从这个角度讲,此展对他们不失为一剂猛药。

温馨提示:明日下午5点,出席“素问・高小华、何多苓、庞茂琨、王子奇素描展”的四位画家将和学术主持鲁虹、策展人唐红萍一起参与关于展览的研讨会,欢迎各位艺术粉丝前往分享。

展览及研讨会地址:成都市成华区建设南支路4号东区音乐公园2、3号楼1F、2F

四位“大哥”谈素描

1

何多苓:素描用于思考

艺评家鲁虹为了本次展览曾专门采访过四位画家,了解到他们都曾经对西方艺术史上的绘画大师有过学习与借鉴。但从表达个人独特的感受、经验、气质、趣味与学识出发,他们都对以往大师的图式技巧进行了恰当的修正与综合,结果不仅使个人的经验、情感与艺术语言统一,也形成了个人独特的艺术面貌。“比如,何多苓最近所画的《杂花系列》就将中国水墨画的手法成功地转换到了作品中,具有写意的神韵,这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何多苓昨日对成都商报记者表述素描作品的功用时曾特别提到,“油画用于享受,素描用于思考”。

何多苓在从事油画创作之余,常常会以素描的方式直接进行创作。这对于他们既是调剂工作节奏与保持眼、手、心之灵敏度、协调性的有效方式,更是他们亲近自然、悟解自然,捕捉对象生动性与防止作品概念化、类同化的有效方式。鲁虹提到,本次《素问》展出的作品,有些是现场写生之作,有些则是依据照片创作的。比如,何多苓的《杂花系列》、庞茂琨的《小莹》、王子奇的《犀利哥》等就属于前者;而何多苓所画的《婴儿》、庞茂琨的《莉莉之二》等就属于后者;比较起来,高小华的《画室系列》不免显得有些另类,其基本是在写生的基础上以炳稀颜料画出,然后又以照片进行了若干补充。“总的来看,照片对于何多苓、高小华、庞茂琨,其实仅仅是一种参考的媒介,而不是完全要依靠的对象。”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便能很好理解何多苓提到的“素描用于思考”这一点。

2

高小华:素描是绘画的DNA

作为“伤痕艺术” 及“四川画派”创始人的著名画家,高小华曾以《为什么》和油画《赶火车》声名大噪,前者开了“伤痕艺术”之先河,后者则在当年刷新了中国油画拍卖的新纪录(2003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363万人民币)。高小华昨天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曾羡慕那些画得“聪明”的素描;几根线,留下大量的空白让人猜,“如谜似的”。

高小华关于素描的一个重要论点是:素描的“质”与“量”决定了一个画家的艺术品位、造诣的高度与深度。素描是绘画的DNA,所有艺术的“密码”都藏在里面。素描不仅仅是绘画的“基础”与“习作”的代名词,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其实素描可以完成画家想要表现的一切。“素描是最简单的图画,用最简陋的工具,便捷而随意;因此更能直接地显现出人性的本质;你可以视它为完整独立的作品,亦可视其为随意而为的习作和小品,更可视其为”玩”与”乐”,但它绝对是一张能够精确而清晰地扫描出画家内在世界的”心电图”。”

高小华总结说:素描不仅仅只是一种画法,更是一个人观看与想象世界的方法;黑与白是宇宙的两极,平衡两极靠“灰色”,如何拿捏?就是艺术。素描的方法很多,折射出的是画者背后的品格。

3

庞茂琨:素描作为一种艺术

作为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当代著名画家,庞茂琨对素描的理解更为“自由”:素描无需拘泥于表现上的陈规与法则,而应放松地顺应你的感受,顺应那些不断朝你涌现的自然的活力。

在庞茂琨看来,“素描是将我们对绘画中”形”的体验单纯化的一种方式,这种体验包括我们对客观物象的观察、理解和表现,并将我们内心的真实融于其中,获得一种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圆满与平衡。”

庞茂琨解释说,初学绘画时,素描是一种最初认识形体、认识绘画、认识艺术的基础手段,同时作为训练表现能力的一种有效方法,形成一种自为的、主动的、具有一定深度的体验方式,同时,素描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尽管没有色彩的作用,但它仍然能相当充分、相当深入地表达艺术家的思想,显露出作品的精神内涵。“素描并非仅仅只是绘画的基础技能和手段,它完全可以成为独立的、完整的艺术作品。”另外,素描本身又的确具有一定的便捷性和随意性,“可以使我们在鸿篇巨制之余轻松下来,接近自然、接近瞬间、寻求全新的感受。”

在如何进行素描时,庞茂琨提到,在用素描表现对象时,其整体形态的表现是头等重要的,一切局部的节奏、对比甚至包括技巧手段都应服从和让位于它,只有这样才能接近画态的“和谐”,因此,线条的恰当运用显得尤为重要,它体现出你在选择上的倾向与水准,让你在准确、生动、和谐上寻求自己的分寸与尺度。“好的素描应是形式和手段上既简练、生动,又在总体氛围和情绪上准确而深入地传达出其感受和思想!”

4

王子奇:素描需要真情渗透

“我以为,深切真情所渗透的作品,是同样会深切感染到观者的,真情以致永恒。”昨天,画家王子奇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表示。

任教于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王子奇,对素描有着特别的感情,他说素描简单到直白,简单到一支笔、一张纸,就可以一画到底:画线条、画亮部、画暗部、画空间,以及建架画面的结构等,都可以用单纯的色调表现出来。

王子奇这次用自己的10幅作品,给了我们全新的感受和对素描作品更特别的认知,“米开朗琪罗的素描,已是五百年前的古老作品,然而,我们现在看来,仿佛依旧能够听见他笔下线条有隆隆雷声,画面雄壮宏伟,缭绕人心。我想,应该是作者当时全神贯注投入的真情描绘吧,我们享受这些名作的心情,并未因当代人乘飞机,上Internet的”快餐生活”而消解其动人的素色魅力,相反,它们在时空的流逝中散发出的永恒光彩,更是令无数人向往,久久沉醉。”这次他的作品多数是以他的学生为创作对象,当他站在讲台上,辅导学生进行素描习作时,他正好拿起笔把学生当做自己的模特,《犀利哥》《大龙》《似水年华》等作品都是如此,“当老师时,常常对学生说:画如其人。实在是这样,一幅画可以看出作者的性格和为人来,我画的素描也是如此。” 成都商报记者 谢礼恒

未分类
The author didnt add any Information to his profile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