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问——高小华 何多苓 庞茂琨 王子奇(感言)

2012-06-18 09:30       来源:英盟艺术沙龙   作者:刘凯

读高小华老师的画
此次新作《画室系列》对于在空间和人物关系的把握,至如火纯清的境界。而技法在表现上显得再通俗不过了,不花哨、很直接的,正因为高老师的为人坦率,直爽,丝毫不做作,不顺应潮流,做最真的自己。
如高老师自我评说所述:“我的素描画得笨,野心虽不在“乱真”上,但仍然尽其所能“如实交代”提供“线索”与“细节”,让人看、让人想。自然,如此笨拙的玩法,当下更多的还是遭人骂,谁让自己的兴趣总在“写实”上?”

看高老师的画有着包罗万象,海纳百川的感觉。以至于在仅有的篇幅之中可描绘出身如其境的感觉。
此次展览画作是黑白的,无声的,单纯的,在众多的镜像之中,我看到一份宁静,但我听到了画笔的声音,一种情绪油然而生,那是对绘画的热情,对美的享受。宁静的是在这繁琐的社会,嘈杂的社会现状下,述说着这份沉浸的心。
我想说:“画中画”体现得栩栩如生,因为画里的人物享受着属于它的世界,画外的高小华也塑造着属于他的世界。

读何多苓老师的画

有的画适合在闲暇之余去品味,有的画适合在悲情之时去感动,也有一类的画适合在心,静如止水之后去赏析,何老师的新画作《杂花系列》正是如此,利用炭条的灵动营造出中国传统文人花鸟画意境之时,不乏有着妙曲同工之神韵。
在简约中而不乏内容,落笔之处充满了坚韧的生命力,一个在无拘无束中述说着活力。
子曰:六十而随心所欲。我想,何老师的画作在重视绘画性、唯美、优雅、感伤的艺术境界中,得到了自然给他的超然的精神境界。在洗练中见细,致于单纯中现复杂,更表现出深层次的艺术追求。
记得吴冠中生前对于自己的新作展览说过的一句话,“过去我是写散文的,现在我是写诗,越来越洗练,越来越精炼”。我想用在何老师此次新作展,为之贴切。连同“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让我们重拾我们丢掉的太多的传统,以至重要的美学原则。

读庞茂琨老师的画:



无人不佩服庞老师的造型语言,显得那样的严谨和完美。在寥寥几笔之中,人物边缘线却极度讲究。
我们佩服他的不仅是造型功底的深厚,更多的是他对古典主义绘画的认知与实践几乎无懈可击。在所描绘的人物中,我们听到了肉体与心灵的对话,看到了模特与画者心与心的交流。
《素问》展览的画作是庞老师速写本上的作品。用笔轻松,而造型严谨之余不乏生动。画面在单纯而朴素的表现方式中卓见人物“素雅”的古典美。
沉浸在画作之时,让人不时惊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读王子奇老师的画

谈及王老师的最近画作,不得不提起他在繁杂的艺术生态中对待绘画的态度。在众多的艺术家或多或少比较其工作室的空间大小,地理位置好坏而言,他却在远离这一切纷扰,生活方式再自然不过了:没有个性的衣着打扮,没有奢侈而浪费的工作室,没有高调的社交活动。他是生活中慈爱的父亲,接送小孩上学、辅导课外作业;他是生活中体贴的丈夫,买菜、做饭;他是生活中尽职尽责的老师,所教学生无不喜欢上他的课。而绘画显然已经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很真实,很自然的描绘生活的一种方式,也成为了解读他内心世界,表达他心中所感悟的一种语言。
鲁虹老师在评价王老师此次的素描新作时,给予很高评价。其作品放在中国肖像史当中看,显得有所突破!表现一个新人类,一批80后,90后这批人。他们有着时尚,潮流,另类的代名词。正是如此,他们也有着造型各异的发型,装束迥异的造型。
而作品呈现的人物是那么的直接,那么的贴切,最直接的方式莫过于是王老师所画之物,所画之情,取之于生活的片段,在上课中或学生,或老师。就绘画语言而言,具象写实的方式也再直接不过,夸张的造型,生动的形态,而留下来的空间那是让人无尽的想象,想象这人物背后的故事,想象这生活现状下的场景。
众多人在评论王老师的作品有着“趣味性”“有意思”之时,而我想说:艺术的本质不就正是“有意味的形式”吗?

未分类
The author didnt add any Information to his profile yet